三消游戏都快馊了 手游公司该何去何从

Kabam是一家做智能手机游戏的公司,他们旗下游戏的特色是主要基于一些流行的好莱坞元素。该公司一年前本来有机会上市,但是其CEO Kevin Chou拒绝了,这位CEO选择让员工和早期投资人卖出价值4千万美元的股票。这一举动并不受公司财务政策约束,无需按季度接受公众监督。Chou说,「我们不需要上市」,这是两年内Kabam第二次做这种决定。

一个创业公司决定不上市,通常会被认为是一种失败。但是Chou在11月2号得知,暴雪花59亿买了「糖果粉碎传奇」的开发商King Digital Entertainment。这可是很大一笔钱,King在2014年上市时的市值还不到12亿。暴雪这笔交易,既显示了手游公司可以做到多大,也暴露了他们即使做到巨头依然是多么脆弱。

King算是手游界的巨头,几乎有5亿用户在玩糖果粉碎和相关游戏,而且King自IPO以来每季度都有超过1亿的利润。投资人却依然不安心,因为King没能做出一个像糖果粉碎一样流行的后继者。早期的小游戏引导者例如Zynga(一种扑克游戏的厂商)and Rovio(愤怒的小鸟游戏厂商)已经见证了好运到头的样子。

手机游戏确实赚钱,但并不是说靠这个赚钱就简单。在这个行业想要持续成功需要一条稳定的游戏链以达到轰动一时的状态。「这一行没有任何通用准则,」Chou说。

过去六年多的时间里,Kabam在游戏行业乘风破浪。Chou和另外两个联合创始人在2006年创立了Watercooler,一个侧重运动的社交网络。后来他们转型为Facebook开发游戏,而他们自己的网站则把重心放在了手机端。Kabam去年年收入达到了4亿,据公司说他们从2012年以来就一直是盈利的。其最新大型手游「漫威:冠军之争」,是一个以蜘蛛侠、雷神托尔之类的超级英雄之间的战斗为设定的竞技游戏。这个游戏才7个月就挣了一个亿,并一直排在iOS游戏排行榜的前十,研究员Annie说。

购买一些流行角色的特许经营权使得Kabam在成百上千的游戏领域凸显出来,这也使公司不得不与版权所有者分一杯羹。另外电影火爆也不一定就能把游戏带火爆,Kabam旗下的《指环王》和《饥饿游戏》就没挣那么多钱,而且Kabam2014年全年收入只增长了7%,而2013年的收入是翻倍的。该公司不愿透露更多今年的数据。

今年四月开始,Kabam秘密解雇了825名员工。从那之后公司开始转型,不再发行其他开发商的游戏,放弃了其Web分部,把开发部门的高层也缩减到只剩十几个。首席运营官KentWakeford说,Kabam不想再做一堆利润微薄的游戏,而是想集中精力。他说,「如果我们一年只发行2-4个游戏,风险会更大。但是你是想20个游戏每个月挣1百万还是一个游戏一个月挣1亿呢?」

Kabam在中国市场也赌了把大的,因为今年中国游戏市场突破了4.2亿用户,全年55亿美元的消费总额已经超过了美国,研究员Niko Partners说。西方游戏公司过去在中国表现不好,主要障碍是文化差异带来的不同喜好,以及市场为保护本土产业所设置的进入门槛。但是Kabam比别的冒险者们付出的尝试更多一些。Chou和他的两个联合创始人都是中国移民的孩子,他们公司有一个在中国的工作室也开了五年了。2014年7月,他们获得了阿里巴巴1.2亿美元的投资,此次交易使公司当时的估值超过了10亿。

今年早些时候,Kabam计划发行一版中国本土的「冠军之争」,内容以中国的英雄为主。尽管Kabam过去关于中国的多次尝试均不成功,他这次还是投入了更多的时间和努力。Chou说公司为中国版的角色付给迪斯尼(漫威的母公司)的钱比美国版的还多,另外还抽出了200名员工来本土化游戏。

有些相对简单的细节也进行了改善,例如重新组网接口来适应文本从上到下读而不是从左到右。中国版同样会提供更多虚拟道具,例如恶龙和特殊武器,这些可以通过在线时长换取或者花钱买。中国政府的审查制度也是一个因素:中国的游戏不能出现血,除非加上一些滤镜让红色不那么刺眼,复活也不准使用。

如果「冠军之争」在中国也取得了成功,就可以达到手机游戏的巅峰。但是即使这样并不能证明Kabam或者任何公司只做手机游戏就能独自存活,曼哈顿投资合伙公司研究部部长Santosh Rao说。自从暴雪买了King之后,Rao给投资人发了一份研究报告说明,这个行业是时候该巩固合并了。在一次采访中,他说Kabam的成功可能会使其成为一个猎物,唯有出售才能使公司在激烈的角逐中存活下来。

对于Chou的选择,Rao说Kabam不上市是好事,「否则可能是一场灾难,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战场,每次战斗都是你的最后一场竞技。」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